我国养老基金在资本市场占比不及5% 郭树清建议提升该比重

  原标题:我国养老基金在资本市场占比不及5% 郭树清建议提升该比重 来源:华夏时报网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王晓慧 北京报道

  作为一个长期的增量资金,养老基金在我国资本市场的比重有望得到较大的提升。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求是》刊文指出,加快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引导理财、信托、保险等为资本市场增加长期稳定资金。加快养老保险第二和第三支柱建设,推动养老基金在资本市场上的占比达到世界平均水平。

  “郭树清主席所讲的观点,简单来说就是如何为资本市场提供长期的资金来源。这里他主要讲到了两个来源:一是来自于金融机构的理财产品或资管产品。二是私人养老金储备,也就是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再加上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金产品,二三支柱合起来叫做私人养老金,这应该是资本市场最重要的长期资金来源。”8月17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我国成立了不少的养老基金,但是,相对于国外而言,我国的养老基金在资本市场上的占比并不高。

  地方养老金委托投资规模有待进一步扩大

  从去年开始,我国已经有不少省份开始和社保基金会签署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合同,规模已达万亿以上。

  1月14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卢爱红在人社部2019年第四季度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截至2019年底,已有22个省(区、市)签署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合同,委托总金额达到10930亿元,累计到账资金9253亿元。其中,19个省(区、市)已启动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合同金额2123亿元,同比增加1350亿元。

  2020年地方养老金委托投资规模明显扩大。

  董登新表示,地方养老金集中托管是大势所趋,对于基金的保值增值会产生规模效应,也会产生更好的投资收益。

  不过,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人社部6月4日公布的《2019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止2019年末,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62873亿元,突破了6亿大关。也就是,我国目前的养老保险基金总积累近6万亿元,但实际委托投资不过刚愈万亿元,其他大部分基金都是以活期存款、定期存款、债券等低风险、低收益的方式存在,为此,还有较大空间提高委托投资规模。

  根据相关资料,世界经合组织国家养老金配置的权益资产,平均占比达到24.4%。在股票投资比例最高的是波兰,达到85.2%;挪威养老金权益类资产投资比例超过60%,瑞典为46%,澳大利亚、立陶宛和比利时对权益类资产的配置比例也在40%以上。

  众所周知,省级政府是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的归集者,省级统筹的实现无疑有助于资金归集。

  按照人社部统一部署,在2020年底之前,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和国资划转充实社保基金两项工作必须完成,为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打好基础。由此可见,2020年底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它要求在2020年底前全面实现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并全面完成国资划转充实社保基金的工作。这将为2021年开始切换至“全国统筹”奠定重要的制度基础和物质准备。

  据记者了解,我国目前暂有20个省份实现了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省级统筹(全省统收统支)。

  “2020年地方养老金委托投资规模明显扩大,但需进一步加快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步伐。其中,广东、浙江、江苏都是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最多的省份,但它们对养老金委托投资的积极性有待提高。”董登新认为,全面实现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将为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打下重要的物质基础,预计从2021年开始,我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工作可基本落地实施。当务之急是加快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步伐,最终实现由中央统收统支的目标。

  私人养老金占股票市值比重不及5%

  此外,郭树清指出,加快养老保险第二和第三支柱建设,推动养老基金在资本市场上的占比达到世界平均水平。

  “中国的股市从来不差钱,它差的是长钱,也就是长期资金来源。就目前来看,需要加大二三支柱私人养老金的储备规模,这可为资本市场带来相当可观的长期资金来源。”不过,董登新表示,就目前来看,我国私人养老金的储备规模较小,还不能够给我国的资本市场提供足够的长期资金来源,这是一个很大的缺憾,因此,必须要加大私人养老金储备的力度,尤其是在家庭理财方面要引导家庭加大养老储蓄和养老投资的力度,这是做大做强私人养老金储备的主要方式方法。

  董登新称,我国私人养老金储备规模占股票市场总市值比重不到5%。

  从年金市场的存量和增量看,截至2019年底,共有9.6万个企业建立了企业年金,参加职工2547.94万人,积累资金规模1.8万亿元,每年的增量为1000-2000亿元,而职业年金存量约6000亿,每年有2000-3000亿增量。而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金产品刚刚起步,基本上还没有什么规模。

  与之相悖的是,我国居民存款余额为88.61亿元,从居民的理财结构来看,储蓄存款是家庭金融资产的配置中占比最大的一块,同时,“囤房”吸纳并沉淀了巨量的家庭财富,并且成为我国家庭理财的唯一长期投资。

  “金融机构开发的理财产品或资管产品,大多偏好短资长用的滚动发行,金融产品以‘短炒’、‘集资’为主要特征,有些甚至存在多层次嵌套的高风险,无法满足家庭理财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理性投资及分散投资的需要,因此,许多家庭要么被迫亲自进入股市搏杀短炒,要么被迫通过买房‘囤房’,以达到家庭财富保值增值的目的,这是一个无可奈何的尴尬结果。”董登新表示,虽然家庭“囤房”也有养老替代的功能,但“囤房”的风险太高、交易成本太大,在补充养老保障方面,显然不如私人养老金作用大、效率高。因此,希望家庭理财应尽早将“囤房”陋习转变为私人养老金储备,减少社会资源浪费。

  此外,董登新强调,要做大做强私人养老金储备以及大力发展金融机构的中长期理财产品和资管产品,把它们融入到家庭理财当中去,正确引导家庭理财走向长期投资价值投资和理性投资。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自今年以来,证监会已曾多次表示:“鼓励和支持社保、保险、养老金等中长期资金入市,推动个人养老金税收递延账户投资公募基金政策落地。”

  由此看来,以养老金为主的基金有望迎来新的机遇。

 

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何中夫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thelunchtabletalks.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